彩票E家

    合作者|传媒者|分享|EN
    二维码
您的位置:首页 > 党建专栏 > 企业文化 > 文学作品
文学作品

雪的记忆-李永才

添加时间:2021-02-02 16:42:10   浏览次数:301  

       知天命的年龄真是让人可怕,因为专业的缘故,最近一年多,对一个矿山项目产生了浓厚兴趣,现代社会的知识、网络、信息、大数据、互联网、物联网等等新生事物层出不穷,却没有任何东西能真正触动内心深处那个亲情“按钮”了,就连昨夜飘舞的雪花也不能在心里泛起感情的涟漪。一朵朵,一片片,悄无声息地漫天飞舞着,慢悠悠地自由自在地落在屋顶上、楼前的小路上、枝杈上,汽车上、自家的小院子里……很久很久没有感慨的欲望了,静不下心,抬不起笔,就是这飞舞的雪花也无法落进自己的心里。

       早晨起来,隔窗而望,白茫茫的一片,车是白的,小小庭院是白的,小路是白的,树是白的,一切都是白的,白的干净,白的寂静,于是手套都没戴拿起笤帚自然而然地、下意识地去扫雪。唰,唰,唰……寂静的只有唰唰声,没有了风声,没有了汽车声,没有人说话,没有音乐,没有了脚步声,那些往常会有的不太过分的喧闹也烟消云散了,散的无影无踪。很久了,我不曾拥有如此纯净的孤寂。仿佛自己置身于茫茫宇宙中,只有白雪和自己。缓缓沉入其中,失去了时间和地域的概念。没有了兴奋,没有了失落,没有了明天的计划,没有了忧伤和疲倦,甚至没有了心中那仅存的一点点孤寂… …

       灵魂游走了,只剩下躯壳会茫然无措。刚刚跨入新年,第一场雪让我如此的安静,感谢新年吧,感谢上天给予的不期而遇的赏赐吧。

       唰唰的扫雪声仿佛不是自己的声音,来自遥远,遥远的记忆深处。来自遥远童真的岁月。 

       记忆中,小时候下的雪要比现在大得多。人们常说,丰年好大雪,瑞雪兆丰年,那时候的大雪除了给童年添了许多的乐趣和回忆以外,没见到什么真正的丰年。每年大年三十前后的两三天里都会有一场大雪飘下来,每次都会填满所有的沟沟叉叉,厚厚的盖在广袤的田野上,盖在不算宽大的胡同里,盖在本来就低沉的屋顶上,填满家家户户的院落和门前。每年的三十早上,我都会跟随父亲一起起来扫雪,一大早,父亲会费很大的力气才把屋门推开,因为总有厚厚的积雪将门口堆住。冬天的早晨是寒冷的,小伙伴们经常懒懒地呆在被窝里不愿意起床。过年了,我兴奋的睡不着觉,这个时候我不会赖在被窝里取暖的,早早的起来跟在父亲的身后去扫雪。抱着比自己还大的扫帚,拼命地扫啊扫啊,身上出了汗而手会冻得发僵,连扫帚都拿不住了,这时我就会找父亲去暖手。父亲的手总是暖烘烘的。我问父亲:我的手怎么老是这么凉啊?父亲先用一双宽大的手掌捂住我的小手,然后让我的两只小手伸进他的袖口里面,告诉我:等你长大了,有力气了,能把院子里和胡同里的雪扫完了你的手就不会凉了,也会热烘烘的,你的心坎里也会热烘烘的啦。

       很多年一晃就过去了,父亲也早已离我而去。扫雪的场景也尘封了这么多年。2021年的第一场雪让我思绪万千了。如果父亲活着,不知道还能不能扫雪,要是没力气了不能扫雪了,那双手还能那么温暖吗?

       父亲,在那个世界里也下雪了吗,要是下雪了,您还能扫雪吗,儿已经大了,要是您在那边扫雪而我在这边扫雪,我们能一起扫雪该多好!您冷吗,您的手会不会很凉,要是那样,父亲您就拉拉儿的手吧,儿的手已经够温暖了。我会捧住您的手轻轻地放在儿的胸前,让您的手感觉温暖,让您的心坎儿也温暖起来!

       岁月沧桑,地老天荒,有了皑皑白雪更显得阳光灿烂;有了岁月的沧桑生命才会显得坚韧。

       我喜欢这样的安静,不,应该是寂静,我听不见其他声音,是唰唰扫雪声推开了我尘封多年的记忆之门,按下了亲情“按钮”,父亲也随扫雪声飘进了我的心里,温暖了我的心坎儿,温暖了我的手。

       院落,小路都清扫完了,父亲,您那边呢?